網誌七十五號

[audio http://dl.dropbox.com/u/39530382/07%20In%20Your%20Light.mp3]

「不要怕成為別人的包袱,該怕的是沒有人願意背你。」
「沒有人有義務去背誰。」
「義務是殺小?我只知道義氣!」

-每每只有在接收別人的負面能量才會變得很屌的阿費。

--------------------------

 

二月原本就很短,一月結束得太快。

我知道聽起來有點像藉口,但往往越像藉口的說詞就越接近事實。

誰說的?

阿費說的。

2012年的2月過得很濃縮,不是濃縮咖啡的那種濃縮,是要再濃稠一點的那種濃縮。

洗碗劑?不對,大概是超濃縮的洗衣液吧~

5公斤的衣服只需一瓶蓋的那種。

為甚麼那麼說呢?

因為明明二月是一年之中最短的一個月但發生的事卻遠遠的超過一個月的負荷。如果接下來的十個月都平凡到要死的話這個月應該會在明年的年度回顧裡面佔掉70%的版面。

台灣某M女藝人踹司機的新聞還在不斷的發酵膨脹的同時帝國也不落人後的傳出啃雞雞員工啃食顧客雞雞,對不起,是推倒顧客,不,是歐打顧客的事件。

事情一開始就把矛頭完全指向啃雞雞員工的身上,受害者帶著一臉無辜的長相召開記者會,網絡上一堆人趁亂攻擊啃上校的雞雞,自以為在網上發言不需要負責任的網民也群起揮舞自以為是正義的旗幟。沒有人質疑為甚麼啃雞雞員工為甚麼要啃雞雞,而不是啃薯條。

這是一種病態,而且病的不輕。雖然事情到最後並沒有詳細報導後續但貌似已經和解。

但,指聽取片面之詞就能讓社會大發怒氣的來討伐別人讓我感慨我身處的文明世界是否還存有文明。

--------------------------

然而為了世界和平以及萬物和諧,灰暗的經歷之後總有一些紅通通的喜事。

表姐結婚了,新郎當然不是我。

有趣的是新郎的姓氏跟洋名當好跟我一樣,在那傢伙跟我表姐在一起的時候這一個巧合總是一個玩不爛的梗,我想以後也還會繼續下去。

參加婚禮、喝喜酒,從小到大算算絕對不只一次。

同班同學的,親戚的,不知道誰的,別人的,很多次。

但這一次是第一次感觸最深的。

為甚麼?

因為是從小玩到大,互不相欠的趁著天真無邪的時候把對方裸體看光,然後在大人的視姦下共浴的表姐結婚嗎?

不!

是剛剛從過年期間的拷問地獄以及似有似無的性向確認的陰影中解放後,又再次回到[有女朋友了沒有阿?][幾時到你結婚啊?][在哪裡做工阿?]的無限循環中。

「當你覺得錢不夠用的時候,有兩種湊措資金的方法是人類社會屢試不爽的。」D一邊用牙齒強暴吸管一邊煞有其事的說道。

「哪兩種?」我說,心中已經隱約猜到答案絕對不會是正常的。

「結婚跟死人。」D用中指推了一下眼鏡,吸管在一旁默默的流下委屈的眼淚。

「幹。」

小時候去喝喜酒不外乎就是拼了小命的狂喝汽水跟果汁以平復大人們厚顏無恥的在一群小孩面前肆無忌憚的喝酒卻完全不讓小孩喝的不平等對待。

換作是我,不用說我當然也不會讓我的小孩喝。

瞄的,讓你喝了我喝屁啊?

所以我不怪那些大人。

長大了,雖然還沒到大叔的年齡,但如果你還想向小時候一樣只是單純的狂喝汽水跟果汁的話,那你就太天真了。

「阿費,喝白開水阿?」JW指著我前面的七矮人問道。

「沒啊,是汽水。」

「侍應生,拿一個杯給他。」

就這樣,如果將來有機會去喝喜酒的話,不要對每個人面前為甚麼會擺了一堆杯子而感到奇怪。

時間走得很快,很快,快到沒有辦法讓你長大。

所以環境只好接下這個苦差事。

--------------------------

朋友常說我上班上得很爽,很閒,都在上網。

恩,除去很閒是假的以外我的確很爽。

為甚麼說很閒是假的?

一個員工下班後還要跟上司一起應報館邀請去這種看起來高檔到要命這一世人沒什麼必要絕對不會踏進去的地方故作鎮定的把食物猛塞到嬌小的肚子裡面能說很閒嗎?

忙了一整天還要去看畫了妝的正妹穿著合身的OL服晃來晃去,硬把免錢的羊小排,紅酒等食物吃下去的感受他們能了解嗎?

而且還要看眉心有光圈的舞獅跳來跳去,你能了解那種想笑有無從笑起的感受嗎?

幹!我真的超爽的。

濃縮的二月當然不是只有上面這些事而已,發生的事太多太繁瑣想要一一記錄下來的話恐怕我會開始詞窮,就好像現在一樣。

如果想要知道我的生活到底濃縮了些甚麼,歡迎用滑鼠猛撞右下角訂閱我不定期更新的網誌。

如果想要跟我一起體驗生活的話,請將您的個人資料連同一張個人全身近照電郵至我的個人信箱,我會再聯絡您。

以上是我的二月,超濃縮的二月。

謝謝收看,下回再見。

(不要問我下回多久以後,因為欲求不滿的變化永遠不會讓我按照計畫行事。)

--------------------------

 

二月的怨念太深,三月就只好來點清淡的。

(迷:你喵的當讀者都白癡嗎?)

我只能說,一想到有一群人在期待著我的更新靈感就好像尿崩一樣源源不絕的撞進我的心坎兒裡呀~
(題外話:吃了一堆西瓜的我在寫這篇文章的時候真的上了無數次的廁所,就跟尿崩的靈感一樣。)
Advertisements

6 thoughts on “網誌七十五號

  1. 我昨天去过海景酒楼
    我的确把你吃大餐和你表姐结婚的地方搞混了
    嘻嘻

    还有,什么爱不爱我的?
    我看到很戆咧

  2. 嘻嘻,刚刚我回去看了我的日志标题
    才知道那个爱来爱去在说什么
    哈哈哈哈!突然觉得很好笑
    笨咧!靠!

    年纪大了,懒了
    少更新了 (貌似是不更新了)
    阿你不也是一样没更新
    一直还是表姐结婚了,新郎竟然跟你一样叫阿费
    嘿嘿,我知道不是叫阿费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w

Connecting to %s